水均益:做合格新闻人的”妙招“

  当有人问水均益“怎样当一名合格记者”时,他颇有感触地说:“十几年下来,我体会最深的一点是,一名记者首先要是一个善于待人接物的活泛人。用南方人的话说,就是要‘灵光’。作为一名记者,如果不会和人打交道,不会说话,不会办事,不会察言观色,不会结交朋友,那这个记者恐怕麻烦就大了。”

  在新闻界,有个不成文的惯例,那就是,采访的对象知名度愈高,这条新闻的价值就越高,所以,当记者的,总想采访名人,从而使自己的报道能摆在重要版面或显著位置。

  然而,名人们要么公务繁忙,要么被身边的警卫团团围住,采访他们,谈何容易?

  只要有一线希望,他就不放弃努力;而对方一旦断然拒绝,他也会抽身而退,免得徒劳无益、无功而返。

  善听弦外之音,使水均益成功地把握住了一次又一次的机会,他对克林顿的采访便如此。

  尽管水均益早就有采访克林顿的念头,但美国方面虽一直表示考虑此事,却不肯明确表态,弄得水均益心灰意懒。

  正准备放弃努力时,美国使馆的新闻官保罗给他打来电话。一开始,保罗就声明:“我没有任何消息给你,也没有得到白宫的答复,不过,我现在要问你一些技术性的问题。”最后,保罗又说:“水先生,我个人非常希望你们能得到这次访问的机会,我祝你好运。”

  尽管保罗的这番外交辞令显得滴水不漏,但水均益还是从中听出了弦外之音——采访克林顿有指望了。因为若对方无意接受采访,是不会问诸如节目播出的具体时间、节目长度、收视率情况等技术性问题的,更不会随便表明个人的态度。

  于是,水均益严阵以待,将一切采访前的工作准备就绪。果然,当天晚上,美方正式接受采访。

  在水均益采访的名人中,有不少是各国的政要,他们答记者问时,说的往往是外交辞令。

  这些经过仔细斟酌反复推敲的外交辞令,就连一些资深记者有时听后也会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水均益却能领会每个字背后的具体含义。

  听一听他对外交辞令的分析,或许对我们有所裨益:“我们常常听到某个会谈是在什么什么气氛下进行的,而不同的这个‘什么’其实就反映了关系的远近亲疏。

  比如,说会谈是在‘友好的气氛下进行的’,就意味着关系很近;说是‘建设性的’,就可能意味着关系一般,但有发展前途;说是‘坦率的’就可能意味着关系很一般,双方甚至在有些问题上还有分歧,各说各的。”

  听懂了“扑朔迷离”的外交辞令,也就洞悉了对方的真实想法,这样,即使局势不明朗,水均益也能作出大致不差的判断。

  当记者,要灵活机智,如缺少应变能力,不仅无法应付一些突发事件,甚至连一些预定的任务都很难完成。

  而水均益却凭着自己过人的机敏,往往出奇制胜,化解了一个又一个令人棘手的难题,出色地完成了一项又一项采访任务。

  在申办奥运代表团出发的仪式上,水均益想采访一下前去送行的国务委员同志。

  但当时的情况是,所有的记者都被安排在一块固定的区域里,然后再用粗粗的隔离绳将他们围住。外面站着多名身强力壮的警卫人员,随时将“不安分分子”抓回隔离区。

  或许是急中生智,水均益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当铁映同志背朝水均益、频频向舷梯上的代表团成员招手致意时,水均益突然喊了一声:“铁映同志,您好!”铁映同志自然本能地回过头来。“我是中央台的记者。”水均益赶忙说。铁映同志点点头,冲水均益这个方向笑笑。

  这时,水均益毫不犹豫地跨过前面的隔离绳,他手拿话筒,一边向铁映同志靠拢,一边向他提问:“铁映同志,请问你在二十三日奥委会宣布的时候会看电视转播吗?”在铁映同志微笑地回答水均益的问题的同时,他身边的警卫也只好默许了这次采访。

  一次即兴采访,看起来仿佛经过精心准备那样按部就班,有条不紊。水均益的机智敏捷,由此表露一斑。

  我们都在电视里看过水均益对萨拉热窝的精彩采访。但你也许不知道,由于交通不便的缘故,这次采访差一点中途夭折。

  当水均益赶到萨格勒布后,新闻中心的一位名叫苏珊·罗希尼的小姐对他说,飞往萨拉热窝的飞机主要运送联合国维和部队的人员和物资,能够搭乘飞机的记者人数十分有限,如果要登记排队的话,至少要等两个月才能轮到水均益。

  如何才能尽快搭上联合国的运输机呢?唯一的办法是从罗希尼小姐那里走个“后门”。

  于是,水均益若无其事地走上前去和她攀谈起来,聊着聊着,水均益突然说:“你一定是南亚地区的人,你的家乡肯定是印度。”水均益一番话说得罗希尼小姐心花怒放,喜不自禁。

  见时机成熟,他把话题一转,悄悄问她:“罗希尼小姐,你知道我们不能在这里等太久,有没有可能让我们早一点坐上联合国的飞机!”

  最终,在罗希尼小姐的帮助下,水均益和他的同事们提前搭上了班机,顺利地完成了任务。关键时刻,水均益恰到好处的“甜言蜜语”起到了“化险为夷”的作用。

  以色列总理拉宾是一位伟大的和平缔造者,但他不喜欢和新闻界打交道,很少接受采访,即使接受了,也从不多说一句话。

  采访拉宾时,水均益的第一个问题是:“总理先生,一千多年前,一些犹太商人和拉比(犹太教士)带着商品和在羊皮上写成的圣经卷宗来到了中国的黄河岸边。

  从那时起,犹太人民和中华民族有了第一次良好的交往。今天,您作为第一位犹太国家的领导人又一次来到中国,您给我们带来了什么?”

  水均益这番话,既表明自己熟谙两国人民的历史,从而使对方不敢小觑自己;又点出两国人民的友谊源远流长;同时,它还显露了自己对拉宾总理的信任与热切期待,期待他的到来会揭开中犹两个民族友好交往的新篇章。

  无疑,这是拉宾最喜欢的话题,就这个问题,他真诚而愉快地谈了七分钟。对向来不苟言笑的拉宾而言,这是破天荒的。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是个搞了一辈子外交的风云人物。他退休后,由于没有固定收入,便另辟蹊径,要么出书,要么讲学,要么接受记者采访,当然,所有这些都是要收费的。

  水均益首先介绍了自己的节目:“我们的节目有十分钟长,是中央电视台最黄金的节目之一,收看我们节目的观众有四亿!”

  水均益故意夸大节目的收视率,目的是引起基辛格对中央台的重视,同时也是为了使对方的收费念头不打自消。

  接着,水均益又说了一句温情脉脉、暖人肺腑的话:“基辛格博士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很多中国观众都非常希望了解博士的近况。”

  老年人都喜欢怀旧,对年过古稀的基辛格来说,水均益这句“别有用心”的话,几乎就是温柔的陷阱,让他身陷其中,难以自拔。

  水均益充满暗示的话使他意识到,接受中央台的采访,就如同接受一杯怀旧的酒,能让他重温昔日生活的芬芳与美妙。这样的机会,博士岂能轻易错过?结果不难预料,他很高兴地接受了采访。

  每个人的内心世界都如同大海波谲云诡、深不可测,但一旦你洞穿了他的心理防线,你就能反客为主,化被动为主动,就能让对方心悦诚服,接受你的“调遣”。

  水均益,1963年9月20日生于甘肃兰州,毕业于兰州大学,中国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记者、主持人。在其采访生涯中,先后专访过上百位名人政要,脚步遍布全球。2003年被授予”中国十大杰出青年”称号 ,多次荣获”金话筒”奖和央视十佳主持人奖。多次获得中国广播电视新闻奖,在其主持生涯中,先后多次被央视评为优秀主持人 。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