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求职被杀!BOSS直聘前公关经理现身揭露人

  8月2日的报道,今年23岁的李文星去年刚从985院校东北大学毕业。大学毕业后,李文星并不想找个与本专业有关的工作。

  最终,李文星通过互联网招聘平台“BOSS直聘”,拿到了一家公司Offer。

  家人发现,去公司“报到”后的李文星态度冷淡、频繁失联、多次借钱。7月14日,李文星尸体在天津静海区一个水坑被发现。

  经过简短的电话面试,李文星收到了名为“北京科蓝”的全称为北京科蓝软件系统股份有限公司的offer。

  根据警方的官方通报称,李文星符合生前溺水死亡特征,根据其随身携带的传销笔记等物证,警方分析其极有可能误入传销组织。

  在李文星出事后,有媒体联系到了“招聘”他的北京科蓝软件系统股份有限公司,对方表示,公司并没有人事部薛婷婷这名员工。公司的邮件也都是通过企业邮箱发送给求职者,而不是李文星收到的个人邮件。

  7月26日,芥末堆记者以科蓝公司市场主管的名义发布了一则Java的招聘,很短时间内便可以直接和应聘人沟通,而在发布不到10分钟内,就收到了18个求职者的求职意向。

  邦哥测试了一下,在Boss直聘的页面,可以先从“我要求职”立即转为“我要招人”,邦哥搜索了新闻中的科蓝软件,选择了第一个搜索项,下方出现“确认加入”

  公众号花儿街参考的林默老师在BOSS直聘上发布了一条招聘启事,注册信息是“美团外卖酱油总监”,招聘的职位是“新媒体运营”。

  注册全程,并不需要提供任何公司营业执照等认证资料,职位也无任何审核机制,想说自己是谁就是谁。

  花儿街参考的林默老师称:“一个小时后,我收到了五十多份简历。(在这里向美团外卖和所有的真实简历投递者道歉,对不起)”。

  “这种方式的专业术语叫‘挂靠’。”猎云网记者的采访赛斯招聘创始人郭锋称。

  实际上,“挂靠”操作并非BOSS直聘的专属,包括拉勾网在内的很多新型招聘产品,为了方便用户发布招聘信息,都通过输入进行搜索,然后挂靠已有公司这样的方式,避免信息重复,提高效率。

  但挂靠最大的问题在于,新用户挂靠之后,平台对该用户就无需二次审核。并且实际测试显示,似乎任何用户,都可以挂靠到任何一家已存在的公司。这或许正是此次李文星误入传销组织的真正原因。也就是说,诈骗团伙通过挂靠真实公司取得受害者信任。对受害人来说,骗子发布的实际是极难分辨的“真实信息”。

  芥末堆原文《求职少年李文星之死》中也阐述了知乎网友“大奔奔”的被骗遭遇。

  “大奔奔”曾陪做前端开发的女友从北京出发去天津参加“中科软科技公司”的复试,对方称入职之后要在天津跟三个月的项目,结束后可回北京。

  到了天津之后,和他们联系的人事部经理给了他们一个位于天津静海区的地址,让他们做公交过去。等他们到了公交站后,说让他们等会,喊个朋友去接他们。“朋友”二字让大奔奔瞬间提高了警惕,给中科软总部打了个电话,查询是否有这位人事部经理,最终的结果是查无此人。

  猎云网记者的一位朋友也有这样的经历,他匿名透露:“我3年前的经历,和现在出事的求职少年李文星几乎如出一辙。只不过我并非用的是BOSS直聘。但这并不重要。现在基本上国内任何一个招聘平台,都会充斥着大量虚假信息,普通求职者极难分辨。”。

  更可怕的是,在团结湖参考的报道中,一位被解救出来的大学生回忆,天津静海那篇区域似乎一切就像产业一样。

  一个从天津静海被解救出来的女大学生,曾经很翔实地写过她的遭际。有时为了躲避警方突查,传销机构会在夜间把人员都转移到野外,随便找个破房子、甚至是一个土坑,熬上一夜再回到租住的平房里。

  从她的描述看,静海那里的传销活动已经形成了一种生态。传销窝里的人,黑出租司机,周围邻居,馒头房,周边超市,甚至少数公务人员,“都是相互联系着的”。很多看似无害的人,都从传销这个社会毒瘤获取好处。

  一些在社会上感到失落的大学生,转而向传销机构去寻找温暖和成功的幻觉。类似的情形,也出现在很多其它地方,有的地方甚至因为传销兴盛而获得高房租“经济回报”。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