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td地埋式污水处理设备方案

  水处理设备哪里找?山东潍坊找小宇环保。小宇环保的设备经过重重把关,设备质量好,出水量大,使用时间长,检验合格后出厂销售,质量不用担心。售后服务更完善,心动不如行动,千百次的查询,不如一次拿起电hua。欢迎您来我公司考察。

  污水处理设备HDP直接净化技术一边营造“流水不腐”的活水环境,一边通过提供载体的方式在水中大量培养土著微生物。大量微生物在充足的溶解氧和动水的环境下对水中有机污染物进行好氧分解,实现了污水净化。这种技术弥补了其它各种方法的短板,既有污水处理厂的处理能力和速度,又没有土建、管 网的烦恼,污水处理设备更没有湖外治理时水泵循环带来的循环周期瓶颈限制。

  动植物综合调控技术通过对鱼类品种、鱼虫品种、水草品种的精心筛选和调控、以及各种化学药剂、生物制剂的应用,终实现沉水植被的大量健康生长,形成“水下森林”,调控过程非常复杂,调控过程中需要缓慢注水以适应水草光照要求,前后耗时几个月。而且杂草的清除、所培育水草的定期收割都需要耗费大量人力,虽然没有电耗,污水处理设备但人力生物制剂鱼虫的消耗使得维护成本并不低。

  ABR法设计简单,没有活动部件,同传统的厌氧消化池相比,无需机械搅拌装置,也不需额外的澄清沉淀池。同UASB和FA相比,ABR法不需要昂贵的进水系统,也不需要设计复杂的三相分离器。因此,ABR法的投资少,运行费用较低。

  由于折流板良好的滞留微生物的能力和污泥良好的沉降性能,再有ABR中的微生物环境具有良好的生物级配,ABR对冲击负荷的适应性很强。D.C.Stuckey的研究表明,不论是对水力冲击负荷还是对有机冲击负荷,ABR均有良好的适应性。因此ABR法对于处理流量和浓度变化较大的工业废水有很好的应用前景。

  厌氧生物团絮凝同好氧活性污泥法的模式类似,是由细菌对基质的有限浓度引起,F/M值对其有重要影响。低F/M值有利于生物絮凝,沉降加快,出水悬浮固体浓度低。ABR的分格构造和水流的推流状态,使得F/M随水流逐渐降低,在后一隔室内F/M,且产气量小,有利于固液分离,所以能够保证有良好的出水水质。

  (1)填料的选择 填料是附着生物膜生长的介质,可直接影响接触氧化池中微生物生长数量、空间分布状况、代谢活性等,还对接触氧化池中布水、布气产生影响。除考虑寿命长、价格适中等通常的要求外,还应考虑废水的性质和浓度等因素。例如:处理高浓度废水时,由于微生物产量高、生长快,微生物膜较厚,应使用易于生物膜脱落的填料,通常使用弹性填料。当处理低浓度废水时,微生物增长较慢,生物膜较薄,应尽可能较少生物膜的脱落,增强生物膜的附着力,可选择易于挂膜和比表面积较大的软性纤维填料或组合填料。在生物脱氮系统的硝化区段,由于硝化细菌是一类严格好氧微生物,只生长在生物膜的表层,因此好选样空间分布均匀,且比表面积较大的悬浮填料或弹性立体填料。对悬浮填料除了按上述标准注意其空间形状结构外,还应注意其相对密度,以附着生物膜后相对密度略大于水为佳,这样在曝气后可使填料似活性污泥一样在接触氧化池内上下翻腾,以利与污水中有机物向生物膜中转移和对曝气气泡的切割,增强传质效果,并有利于过厚的生物膜脱落。

  (2)防止生物膜过厚、结球 在固定悬浮填料的处理系统中,在氧化池不同区段应悬挂一根下部不固定的填料,操作人员定期将填料提出水面观察其生物膜的厚度,在发现生物膜不断增厚,生物膜呈黑色并散发出臭、处理出水水质不断下降时,应采取措施“脱膜”。此时可通过瞬时的大流量、大气量的冲刷使过厚的生物膜从填料上脱落下来,此外还可以来用“闷”的方法,即停止曝气一段时间,使内层厌氧生物膜在厌氧条件下发酵,产生二氧化碳、甲烷等气体,产生的气体使生物膜与填料间的附着力降低,此时再以大气量冲刷脱膜效果较佳。某些工业废水中含有较多黏性污染物(如饮料废水中的糖类,腈纶废水中的低聚物,机织印染废水中的聚乙烯醇等)导致填料严重结球,此时的生物膜几乎是“死疙瘩”、大大降低了生物接触氧化法的处理效率,因此在设计中应选择孔隙率较高的漂浮填料或弹性立体填料等,对已经结球的填料应瞬时使用气或水进行高强度冲洗,必要时应更换填料。

  污水处理设备污水通过生物接触氧化池有80-90%的CODcr在这里被去除,使出水达到排放标准。鉴于《医疗机构水污染物排放标准》要求SS20mg/l。只通过沉淀方法不能达标排放,需采用过滤工艺进行处理。本方案采用纤维 球过滤器进行过滤。纤维球过滤器采用涤层技术直接过滤的方式,不需投加药剂投加的效果更佳,污水处理设备将不易用沉淀去除的微小悬浮物截留。由纤维丝结扎而成的纤维球滤料与传统的、刚性颗粒滤料不同,它是弹性滤料,空隙率大。在过滤过程中,滤层空隙率沿水流方向逐渐变小,比较符合理想滤料上大下小的空隙分布,与传统滤料相比,纤维球滤料具有滤速高,截泥量大,工作周期长等优点。污水处理设备当进水悬浮物在70mg/L左右时,出水可保证在3mg/L以下。

  污水处理设备A/O工艺不仅能去处BOD5还有很好的脱氮功能,污水经A段后再进入O段有机物在好氧段被好氧微生物氧化分解。氨氮在有氧条件下通过硝化作用转化为硝态氮,再通过混合液回流进入缺氧段在有炭源条件下,进行前置反硝化,使硝态氮转化为分子态氮而逸入空气中,从而使氨氮得到有效的去除,污水处理设备达到同时去除BOD5和脱氮的很好效果。A段工艺可使污水中的大分子、难降解的有机物,变成小分子有机物,可以开环开链、从而能提高BOD5/CODcr比值,提高污水的可生化性能。A段工艺还可同时完成反硝化,污水处理设备硝态氮中的氧能使污水中有机物氧化分解,使A/O流程的BOD5去除率远比普通活性污泥法高。耐冲击负荷,出水稳定。A/O法工艺流程短,运行管理简单

  (1)碳源 反硝化细菌所能利用的碳源是多种多样的,但从废水生物处理生物脱氮角度分为三类,废水中所含的有机碳源、外加碳源、内碳源。废水中各种有机基质都可以作为反硝化过程中的电子供体,当废水中有足够的有机物质,就不必另外投加碳源。一般实际工程中应控制BOD5/TN大于4:1。当废水中碳氮比过低,即BoD5/TN小于3:1时,需要另外投加碳源才能达到理想的去碳效果。

  (2)溶解氧氧的存在会抑制硝酸盐的还原,其原因主要为:一方面阻抑硝酸盐还原的形成,另一方面可作为电子受体,从而竞争性地阻碍了硝酸盐的还原。所以对于生物反硝化系统都必须设立一个不充氧的缺氧池或缺氧区段,以便使硝酸盐通过反硝化途径转化成气态氮。对于曝气生物滤池反应器属于生物膜法反硝化,由于生物膜层从内到外依次存在厌氧层、缺氧层、好氧层和水膜层,虽然生物膜外层有一定的溶解氧存在,氧在向膜内层转移过程中不断被膜微生物所消耗,其内层呈缺氧状态,即使反应器中存在一定浓度(O.5mg/L)的溶解氧,反硝化作用仍然能高效进行,当然其所允许的溶解氧值与生物膜的厚度等参数有关。正由于生物膜这一特殊结构,使得好氧反应器在硝化的同时能进行部分反硝化作用。

  (3)温度 反硝化细菌对温度变化虽不如硝化细菌那样敏感,但反硝化效果也会随温度变化而变化。温度越高,反硝化速率也越高,在30~35℃时,反硝化速率增至大。当低于15℃时,反硝化速率将明显降低,至5℃时,反硝化作用将趋于停止。因此,在冬季要保证脱氮效果,就必须提高生物膜量,适当减少滤池反冲洗次数及降低负荷(水力负荷)等措施来补救。

  活性污泥的理论上讲,在一个推流式的曝气池内,溶解氧的含量变化也是符合《BOD》一文中的水体污染降解的变化曲线的。由于一般的污水厂的曝气装置在整个曝气区域内的设计都是均匀布置的,所以理论上,送到曝气区域的每一个位置氧气量都是一样。但是在推流式的曝气池内,在曝气池头部由于有机污染物含量高,活性污泥需要进行大量的生物反应来降解这些高浓度的有机污染物,对氧气的消耗量极大,因此在曝气池的头部的溶解氧会很低,一般生活污水的头部在1mg/L以下。随着水流方向,凯发娱乐平台。活性污泥对污水中的有机污染物逐步吸收降解完成后,生物反应速度和程度逐步下降,对溶解氧的消耗越来越少,理想的状态就是到了出口处,活性污泥已经完全将混合液中的有机污染通过好氧反应全部消耗完成,不再需要氧气,这时的溶解氧应该达到整个曝气池的高值。从这个角度来说,其实我们检测的溶解氧不是混合液中真正可以溶解的溶解氧,而是好氧微生物反应剩余的氧气的含量。所以题目用了这句诗:嗟余老矣倦呼吸,起晏光景难瞻承。也就是说到了这个出口阶段,好氧微生物已经完成了它们的工作,生长周期也应该进入到了衰老期,已经厌倦了呼吸氧气,也进入到了了一个难瞻承的阶段,所以我们要进行活性污泥的分离,然后回流,让它们重新获得新生。

  反应器的水力特性及其内部的混合程度决定着废水中基质与反应器中微生物的接触情况,从而影响整个反应器的处理效果。不同的研究成果均说明了ABR反应器具有良好的水利条件及较低的死区百分率。Grobick和Stuchey[16]利用示踪响应方法研究了不同水力停留时间、不同污泥浓度、不同分格数的ABR反应器的水力特性和死区百分率。结果表明,在清水条件下ABR反应器的死区百分率(水力死区)非常低,通常在1%~18%范围内;实际运行条件下,ABR反应器死区百分率(水力死区+生物死区)的范围在5%~20%之间。实际运行时,反应器的死区空间可以分为水力死区和生物死区。水力死区随着水力停留时间及反应器结构的不同而变化, 水力停留时间减少则水力死区增加。生物死区与污泥浓度、气体产率及水力停留时间有关。水力停留时间减少则生物死区也随之减少。水力死区和生物死区随水力停留时间相反的变化关系表明:死区百分率与水力停留时间无明显的相关关系。 Grobick等人认为ABR反应器可以看作一系列串联的完全混合反应器(CSTRs)的组合,并且各级之间基本不存在返混现象。在单个反应室内,ABR的水力特性接近于完全混合式,但从整体上看则近似于推流式,且分格数越多,ABR的水力特性越接近于推流式。

  ABR反应器中不同隔室内的厌氧微生物易呈现出良好的种群分布和处理功能的配合,不同隔室中生长适应流入该隔室废水水质的优势微生物种群,从而有利于形成良好的微生态系统。例如,在位于反应器前端的隔室中,主要以水解和产酸菌为主(McCarty和Nachaiyasit的研究表明,在ABR的个隔室中以产丁酸菌为主),而在较后的隔室中则以甲烷菌为主。其中随隔室的推移,由甲烷八叠球菌为优势种群逐渐向甲烷丝菌属、异养甲烷菌和脱硫弧菌属等转变。这种微生物种群的逐室变化,使优势种群得以良好地生长,并使废水中污染物得到逐级转化并在各司其职的微生物种群作用下得到稳定的降解。笔者利用ABR反应器处理城市垃圾填埋场渗滤液与城市污水混合废水的研究亦观察到相同的结果。

  污水处理设备对于这种类似生活污水的医院污水处理,国内目前多采用普通活性污泥法氧化沟法和A/O法等。A/O法相对于普通活性污泥法和氧化沟法,其出水水质稳定,管理简便,更适用于小型污水处理站,本工程推荐采用A/O法。A/O法即为缺氧/好氧生化处理法,是国外20世纪七十年代末开发出来的一种污水处理新工艺,污水处理设备它不仅能去除污水中的BOD5、CODCr,而且能有效地除氮。

  膜法运运行管理比较方便,它不需要污泥回流,因而不需要严格控制回流污泥量和剩余污泥量。又不存在活性污泥法中常见的污泥膨胀和污泥流失,污水处理设备运行比较稳定还可间接运行,遭破坏恢复起来比较快,对有机负荷和水力负荷的变化波动影响较小,出水水质比较稳定。

  污水处理设备由于制造工艺的要求某些废水中会含较高的Cl-,如要进行生化处理需进行大量的稀释。5000mg/L以上的Cl-在活性污泥系统中,会使其中大部分微生物由于渗透压的改变无法正常工作。稀释会使投资 和运行成本均大量成倍增长,污水处理设备且浪费了水资源。制药废水、糖精废水、某些染料 废水均由于高Cl-含量使常规生化处理系统无法正常运行。生活污水处理的主要特点是可生化性好,氮、磷含量高,处理的方法主要以生化法为主。污水经污水管 网汇集到化粪池,化粪池的上清夜经过处理达到相应排放标准后排放。污水处理设备我公司的专项生活污FILT理技术FILT生化法,采用特殊结构载体。使好氧厌氧兼氧的过程在一个处理系统中反复发生,从而高效地降低污水中的有机物和氮磷等污染物使之达到排放要求。

  温度温度是影响微生物正常代谢的重要因素之一。任何一种微生物都有一个佳生长温度,在一定的温度范内,大多数微生物的新陈代谢活动都会随着温度的升高而增强,随着温度的下降而减弱。好氧微生物的适宜温度范是10~35℃,一般水温低于10℃,对生物处理的净化效果将产生不利影响。在温度高的夏季,生物处理效果好;而在冬季水温低,生物膜的活性受到抑制,处理效果受到影响。水温在接近细菌生长的高生长温度时,细菌的代谢速度达到大值,此时,可使胶体基质作为呼吸基质而消耗,使污泥结构松散而解体,吸附能力降低,并使出水由于飘泥而浑浊、出水SS升高,结果出水BODs反而增加;温度升高还会使饱和溶解氧降低,氧的传递速率降低,在供氧跟不上时造成溶解氧不足,污泥缺氧腐化而影响处理效果,超过高温度时,终会导致细菌死亡。因此,对温度高的工业废水必要时应予以降温措施。

  

  pH值微生物的生长、繁殖与pH值有着密切关系,对好氧微生物来说,pH值在6.5~8.5之间较为适宜。细菌经驯化后对pH值的适应范可进一步提高。如印染废水进入水解酸化池时,pH值控制在9.0~10.5范内,经长期驯化后,处理效果保持良好。

  一般来讲,废水中大多含有碳酸、碳酸盐类、铵盐及磷酸盐类物质,使污水具有一定的缓冲pH值的能力。在一定范内,对酸或碱的加入能起到缓冲作用,不至于引起pH值大的变化。一般来说,城市污水大都具有一定的缓冲能力,生物反应都是在的参与下进行,反应需要合适的pH值,因此污水的pH值对细菌的代谢活性有很大的影响,此外,pH值还会改变细菌表面电荷,从而影响它对营养的吸收。微生物对pH值的波动十分敏感,即使在其生长pH值范内的pH值的突然改变也会引起细菌活性的明显下降,这是由于细菌对pH值改变的适应比对温度改变的适应过程慢得多。因此应尽量避免污水pH值突然变化。

  水力负荷水力负荷的大小直接关系到污水在反应器中与载体上生物膜的接触时问。微生物对有机物的降解需要一定的接触反应时间作保证。水力负荷愈小,污水与生物膜接触时间愈长,处理效果愈好。 水力负荷的大小在控制生物膜厚度,改善传质方面也有一定的作用。水力负荷的提高,其紊流剪切作用对膜厚的控制以及对传质的改善有利,但水力负荷应控制在一定的限度以内,以免因水力冲刷作用过强,造成生物膜的流失。因此,不同的生物膜法工艺应有其适宜的水力负荷。

  溶解氧溶解氧是生物处理的一个重要控制因素。在生物膜法处理中,溶解氧应保持一定的水平,一般以4mg 02/L左右为宜。在这种情况下,活性污泥或生物膜的结构正常,沉降、絮凝性能也良好。而溶解氧的低值,一般应维持不低于2mg 02/L,而且这个低值亦只是发生在反应器的局部地区,如反应器的进口部分,有机物相对集中及较多的地方。另外,氧供应过多,反而会因代谢活动增强,营养供应不上而使污泥或生物膜自身产生氧化,促使污泥老化。

  载体表面结构与性质作为生物载体对处理效果的影响主要反映在载体的表面性质,包括载体的比表面积的大小、表面亲水性及表面电荷、表面粗糙度、载体的密度、堆积密度、孑L隙率、强度等。因此载体的选择不仅决定了可供生物膜生长的比表面积的大小和生物膜量的大小,而且还影响着反应器中的水动力学状态。在正常生长环境下,微生物表面带有负电荷,如果载体表面带正电荷,这将使微生物在载体表面附着、固定过程更易进行。载体表面的粗糙度有利于细菌在其表面附着、固定,粗糙的表面增加了细菌与载体间的有效接触面积,比表面积形成的孔洞、裂缝等对已附着的细菌起到屏蔽保护,使具免受水力剪切的冲刷作用。

  生物膜量及活性 生物膜的厚度反应了生物量的大小,也影响着溶解氧和基质的传递。当考虑生物膜厚度时,要区分膜的总厚度与活性厚度,生物膜中的扩散阻力(膜内传质阻力)限制了过厚生物膜实际参与降解基质的生物膜量。只有在膜活性厚度范(70~100nm)内,基质降解速度随膜厚度的增加而增加。当生物膜为薄层膜时,膜内传质阻力小,膜的活性好。当生物膜超出活性厚度时,基质降解速度与膜厚无关。由此推知,各种生物膜法适宜的生物膜厚度应控制在159nm以下。随生物膜厚度增大,膜内传质阻力增加,单生物膜量的膜活性下降,已不能提高生物膜对基质的降解能力,反而会因生物膜的持续增厚,膜内层由兼性层转入厌氧状态,导致膜的大量自动脱落(超过600nm即发生脱落),或填料上出现积泥,或出现填料堵塞现象,从而影响到生物池的出水水质。

  凡本网注明来源:机床商务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机床商务网,转载请必须注明机床商务网,。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企业发布的公司新闻、技术文章、资料下载等内容,如涉及侵权、违规遭投诉的,一律由发布企业自行承担责任,本网有权删除内容并追溯责任。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