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煤的小锅炉句容没有提出要取缔

  免责声明:中国网财经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从南京到句容喝同学喜酒发生意外,中毒原因可能是燃煤锅炉废气从下水道蹿进浴场

  南京的李学翔、徐州的小董和句容的柯峰,同时毕业于江苏食品职业技术学院,且同住一个宿舍,他们12日约定在柯峰的老家句容相聚,因为这一天是柯峰的婚庆之日。李学翔和小董12日上午8点45分便从南京乘车直奔句容,到达句容后,两人感觉有点疲惫,便走进一家浴场洗澡,哪知两人十多分钟就中毒昏倒在空旷的浴场里。23岁的小董死在浴池里,李学翔送医院1小时后方才清醒过来,捡回一条性命。

  15日上午,在句容市人民医院刚吸完高压氧被推进病房的李学翔,在父亲的劝说下终于向记者讲述了事发经过。

  12日一大早,他和来自徐州新沂的老同学小董高高兴兴地准备前往句容同学柯峰的家吃喜酒。上午8点45分,他俩就从马群上车直奔句容,大约在9点30分,他们到达句容市区,然后打的直奔柯峰所在的“凤凰花园”小区。看看离吃饭的时间还早,两人便走进小区附近的一家大浴场,准备先好好放松一下。

  李学翔告诉记者,小董先他2分钟走进浴池,当他走进浴池时,发现小董正在桑拿房蒸浴,他便泡在浴池里。但他很快就觉得,非常空旷的浴场居然有点闷得慌,考虑到是浴室,他也没有多想。

  大约过了五六分钟,他发现小董还在桑拿房没有任何动静,于是便赶了过去,见小董没有问题,于是自己也进去蒸了起来。不一会,小董出去了,径直走进浴池。随后他也走进浴池,泡了一会儿,他突然感觉心里特别闷得慌,于是便起身走出浴池,准备洗个头就出浴了。

  刚坐上洗头的石凳,就觉得头昏,于是他便对正在浴池里的小董说:“我闷死了,我洗个头就出去了!”但他还没听到小董的回答,便感觉浑身发软,两腿无力,昏了过去。醒来时,他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

  15日上午,记者在柯峰的带领下来到这家浴场,发现门上挂着一个牌子写着“锅炉整修,暂停营业”,大门已经上锁。就在柯峰向记者介绍情况时,该浴场的一位锅炉工走了进来。他向记者讲述了抢救两人的经过。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锅炉工告诉记者,10点40分左右,他准备进浴池泡把澡。当他脱光衣服走进洗浴间时,眼前的景象让他惊呆了,一位小青年仰面瘫在浴池边的石凳旁,另外一名青年脸部朝下浮在水池里。

  “不好,赶快救人!”这位锅炉师傅赶紧跳进水池将水中的青年抱了出来,一直拖到门外,然后大声呼救,呼喊正在外面负责看管衣物的服务员进来帮忙拖另外一名青年。

  此时,大厅里的服务员赶来,大家七手八脚,给两位小青年穿上浴衣,同时拨打120急救电话。

  送到句容市人民医院时,已经是11点05分。记者在医院李学翔的病历上看到:一氧化碳中毒。

  那么究竟是哪里来的一氧化碳呢?记者为此采访了句容市公安局副局长、华阳派出所所长包俊生,他说,根据他们现场初步判断,应该是锅炉产生的一氧化碳通过浴场四周下水道跑进浴场里面来的。

  对这一点,浴场老板也没有否认,但具体是从哪儿来的,还需要环保和质检部门出具检测报告,同时还需要尸检,才能下结论。

  由于这家浴场位于句容“凤凰花园”小区,锅炉就设在小区内。记者随后来到小区采访,一些居民得知两人中毒倒在浴池,心里似有满腹愤怒。

  居民们告诉记者,浴场锅炉排放的烟尘从下水道走,经常从下水道串进居民家,让居民们很不安。为此他们已多次向句容环保局投诉,并通过网络举报,但问题始终没能解决。

  那么小区周边是否允许建浴室,是否允许使用烧煤的小锅炉?记者昨天下午又专程采访了句容市环保局监察大队。大队副队长涂长平告诉记者,关于这家浴场,他们确实也接到过投诉,也和质监部门查过多次,但对方不听,他们也没有办法。

  关于燃煤锅炉他们也想取缔,但整个市区一百多家浴室和店面都在使用燃煤锅炉,环保部门无可奈何。

  句容市质监局安全监察科科长笪伟这样向记者解释,烧煤的小锅炉句容没有提出要取缔,他们只负责对锅炉的性能和安全进行检测。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