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超1200吨的日处理能力

  2月12日12时50分,天空中飘着小雨,一列绿皮车缓缓停在武昌火车站。再过42分钟,这辆加开的临客列车将满载2000多名旅客驶往广州东站。与普通列车不同的是,这趟临客载客中,超九成是返粤务工的农民工。

  更特别的是,车上25名穿着铁路制服的临时乘务员,原本是武昌南机务段的火车司机,清一色的95后男生。春运加开K4113次临客后,他们被抽调到武汉客运段武昌北线车间当乘务员,这是他们执乘的第6趟车。

  春运期间,武铁加开了51对普速临客和65.5对动车,抽调了3758人担任乘务、服务工作。在这条百年历史的线路上(武昌—广州),这群平均年龄只有22岁的“娃娃兵”,是最年轻的的乘务员。

  21岁的吴毅男是年龄最小的乘务员,1.7米的个子,黝黑的脸庞,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他和同事杨双负责14车厢。

  5分钟后,推着箱子、提着大包小包的旅客如潮水般奔向列车,两人一边检票一边帮助乘客提行李,口中不断重复一句话:“请注意脚下安全”。“列车即将发车,请关门。”收到列车长张斌的指令后,吴毅男收起红色横幅和安全踏板,关门后把绳子系在门把上,拧好上下两道锁,用力推三下,确认无误后,报告列车长。全过程耗时仅25秒。“我们在上岗前培训了一周,最重要的一点是保障旅客安全。”吴毅男说,绿皮车是手动门,关好与否,司机并不清楚,全靠乘务员操作。设置上下两道锁是双保险,再系上一根绳子固定,以防万一。

  13时32分,列车启动。这趟只有1440个座位的硬座车,上了2180名乘客,走道里、车门边全站着人,拥挤不堪。

  45岁的李银花在广州一家服装厂上班,她带着1个大箱子,给姐妹们捎了不少湖北特产。箱子重,又是站票,她只好双手扶着箱子,站在走道上。“阿姨,这样不安全,我帮你搬上去吧!”说完,吴毅男伸手把2米高行李架上的行李挪了挪,将40多斤重的箱子放上去。

  2分钟后,李银花突然呼叫吴毅男:“不好意思,我的手机刚才放在箱子外面的小夹层里了,能帮我再搬下来吗?”“好的,您稍等。”拿出手机、放好行李,吴毅男满头大汗。“小伙子,太谢谢你了。”李银花感激地说,坐了20多年普速列车,没想到这么年轻的乘务员还这么有耐心,真是难得。

  张斌说,起初,挺担心“娃娃们”毛手毛脚,关不好门,放不好行李。但事实证明,这帮95后非常细心,吃苦耐劳,没有出现一起车门未关好、旅客投诉事件。

  列车行驶约15分钟,4号车厢乘务员金科一手提着垃圾袋,一手将桌上的瓜子壳、花生壳等装进袋子。“我自己来。”坐在37号位置的旅客将桌上的花生壳装进塑料袋,交给金科。这位旅客叫王海明,今年42岁,在广州一家电子公司当保安。

  他说,公司里大多数是年轻人,他们平时非常讲卫生,从不轻易吐痰扔垃圾。在广州打工7年,自己也“进步”了,每次坐火车十分注意公共卫生,吃完的瓜子花生壳都用袋子装起来,不随意撒在地上。

  25米长的车厢,金科足足走了10分钟。1米长的垃圾袋虽然装了一半,但地面很干净。

  列车行驶3个小时,即16时30分后,金科将单次巡视时间从每半个小时缩短至15分钟。“从4点半到6点半,是吃零食和吃饭的高峰期。”他说,如果不加大清扫力度,垃圾就会堆积如山,旅客就会有怨言。

  17时左右,车厢里弥漫着泡面、盒饭的味道,至少有10张桌子上堆满了瓜子壳、水果皮等。原本休息的乘务员文福涵赶过来,一人收桌面垃圾,一人用扫把、撮箕清扫地面垃圾,更换垃圾袋。

  洗手池里有一些残留的方便面,金科直接用手,一点点掏出。30分钟后,垃圾桶旁已摆放了装好的4袋垃圾,车厢内、洗手池、卫生间打扫得干干净净。

  “小伙子,你们一晚上打扫多少次?”在广州一家建筑公司上班的胡传宇看到两人忙前忙后,不禁问道。

  “真不简单。”胡传宇看了看干净的车厢忍不住夸奖:绿皮车的环境真是越来越好了。

  “厕所在哪?热水在哪?餐车在哪?”“小伙子,哪里人啊?有没有女朋友啊?”……发车不到4个小时,至少有60多名旅客咨询,10多位乘客与他们拉家常。

  “乘务员线年的孝感人吴水清说,过去坐绿皮车很少有乘务员主动与乘客互动,同在一节车厢,大家唠唠家常、乐一乐,关系更融洽。

  “1号车厢厕所有卫生纸。”20时,正在1号车厢扫地的乘务员杨雪辰,收到列车长的消息后,心头一紧。

  他赶紧冲到厕所,发现3张卫生纸丢在便池外,顿时松了口气。便池旁有一根长1米的木夹子和一根细铁丝,他拿起夹子将纸扔进垃圾桶。

  杨雪辰说,1号到3号车厢的厕所是冲压式厕所,与高铁厕所一样,一旦往里面扔纸、烟头,就会造成厕所堵塞。第一次执乘时,就遇到了厕所堵塞,面对满池的粪便和污水,他顿时吐了。事后,列车长张斌赶来,手把手教他如何当一名“掏粪工”。

  杨雪辰的“运气不好”,前5次执乘,都遇到了厕所堵塞。“不过,从第3次开始,他就能自己处理了,不用我帮忙了。”张斌笑着说,杨雪辰是家里的宝贝,以前从未修过厕所,从不愿意、不会到主动处理,只用10天时间,难能可贵。

  谈起心得体会,杨雪辰脸一红,腼腆地说:“偷偷在网上查了资料,掌握了窍门,5分钟便能搞定。”

  13日2时36分,列车抵达广州东站。旅客们下车后,25名“临时工”开始全面打扫“战场”。此时,记者已疲惫不堪,而他们中,有人唱起了歌,吹起口哨,甚至还有人在走道上翩翩起舞。

  2月13日,农历正月初九,年味还浓。蒙蒙细雨中,一辆辆垃圾转运车接连驶进位于黄石市黄金山工业新区的瀚蓝(黄石)固废处理有限公司。这些从黄石千家万户收集而来的生活垃圾,将在这里被焚烧,产生热能进行发电。

  透过公司6楼吊抓班组的落地玻璃窗往外看,生活垃圾堆积如山,两台垃圾吊抓正不停地工作。这个春节,吊抓班组班长郑大华回荆州老家仅呆了一天,就匆匆赶回上班。“在这里工作8年多,从没休息过一个完整的春节。”他介绍,公司全天24小时运转,全年无节假日,2014年开始接收阳新的生活垃圾后,他每年春节休假没超过两天。“越是过节,我们的工作越显得重要。”郑大华说,春节前后,垃圾接收量激增。日最高峰近1900吨,远超1200吨的日处理能力,大家加班加点给垃圾分流,确保垃圾日进日清。

  40岁的张迪祥坐在焚烧厂的中控室内,目不转睛地盯着巨大的显示屏,监控设备的运转。他家住大冶,可以说是在“家门口”上班,但由于工作特殊性,他已有多年没在家过春节,逢年过节坚守岗位已成常态。从大年三十到正月初四,他一直在岗位上监控、巡检。为保证3台锅炉正常运转,他每两小时就要到现场巡检一次,“气味大、噪声大、灰尘大、温度高”,辛苦程度可想而知。“只要能把垃圾清理干净,再苦再累也值得!”公司尾水处理工程师赵敏锐是荆门人,在这里已兢兢业业工作3年,看着城市环境日益改善,他打心眼里高兴。

  为防止垃圾渗滤液排放污染环境,他们采用厌氧耗氧膜的处理方式对垃圾渗滤液进行处理,污水变清水,尾水达标排放。“城市在发展,我们的工作就不会停滞。”总经理郭习堂说,2018年,该公司处理生活垃圾量超过45万吨,年发电量1.48亿度。(文/图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雷闯 通讯员 明平科 朱丹)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