椒江:高温下的建筑工人们

  虽然立秋已过,但是温度仍高居不下。这样的天气,大家能不出门尽量不出门,为的就是躲避太阳的直射。但是有这么一群人,他们每天头顶烈日,用汗水筑造庇荫住所,他们就是建筑工人。今天的系列报道“高温日记我在现场”,记者来到了台州市污水处理厂三期工程的施工现场,体验建筑工人的辛苦工作。

  台州市污水处理厂三期工程位于椒南污水处理厂厂区东面,建筑用地9.96公顷。在工程展示部,记者看到了整个三期工程的规划图,据椒江排水集团副总经理崔健德介绍,该工程于去年上半年开工,原定于18年3月竣工的计划,将提前到今年年底竣工。

  椒江排水集团副总经理崔建德:“一级A这一块基本上已经完工了,进入设备安装这个阶段,那准IV这个区块,目前正在日夜加班中,目前已经上来了,到了今年年底的话,我们整个三期工程能够实现通水。”

  由于工期提前完成,需要不少建筑工人日夜加班。崔健德说这个污水处理厂采用了先进的技术,将污水最大程度净化为可利用水,缓解城市用水紧缺。

  椒江排水集团副总经理崔建德:“污水处理行业,我们最高标准是一级A那我们台州自加压力,把这个水的标准达到准IV类以后,这个水作为回用,所以我们台州污水处理厂,水处理到位以后,主要服务于我们椒江缺水的城市,一个是补充河道,一个是给企业用水,还有我们市政的杂用水。”

  随后记者来到了其中一块施工现场,在这里,工人们主要负责钢筋,这个班也叫做钢筋班。

  记者:“高温日记我在现场,我现在来到了椒江污水处理厂的三期施工现场,在我身后是一群奋斗在前线的建筑工人们,他们为了赶工程每天加班加点,那么今天我也要化身他们其中一员,来体会下他们辛苦的工作,那在这之前,我先向他们的班长了解下情况,任班长你好。”

  班长说,现在高温天气最怕工人们中暑,所以上班时间提前,五点钟就开始工作了,但最近为了赶工,经常加班。

  张师傅,来自路桥,他做了20年的钢筋工,接下来记者就跟着他学习,体验他的工作。

  钢筋经过暴晒后温度很高,很多工人都戴着手套干活,记者问张师傅为什么不带手套,他说干这一行这么多年,双手早就长满了老茧,这层厚厚的茧就是手套。

  记者:“刚才张师傅说这钢筋有四十多度,其实我觉得肯定不止40度,因为一摸真的很烫手,像他们长期接触钢筋的话,估计这个手要比我们一般人耐热一点,我刚才在这里蹲了才几分钟,就感觉地面上的热气一直往上腾,整个人热的受不了了已经。”

  工人们头顶烈日,脚踩滚烫的水泥地,在这样的环境中,个个汗流不止,水,是他们解暑必备品。

  钢筋工张师傅:“大概一个人一天要喝20斤水,喝水,上午10斤,下午要10斤,太热了。”

  衣服干了又湿,湿了又干,一天不知道流了多少汗水,而这些工人们都已经习以为常。对于张师傅来说,每天早出晚归也已经习以为常了,因为他住在路桥,就每天上班来回都要4个小时在路上。

  张师傅:“家里3点半起来到这里,下午6点半下班,到家要8点半了红灯太多了,8点钟差不多,打工就辛苦。”

  班长朱普良:“我们这些工友很好的,哪里需要去哪里,要架子就架子,木工就木工,钢筋工就钢筋工,什么都会干。”

  每个施工队的食堂都在这么一间狭小的移动房里,条件比较简陋,没有空调,没有餐椅,工友们捧着碗,站着吃饭。

  在拍摄过程中,摄像师扛不住闷热的天气,有些中暑了,在休息几分钟后,摄像师继续拍摄。随后记者来到生活区,工友们住在一间间移动房里,有的施工队有空调,有的没有,经过中午一个多小时的休息,工友们又将投入到工作当中去。

  建筑工人虽然做着平凡的工作,却为我们的城市建设做出了不平凡的贡献,为你们点赞,在这里道一声,你们辛苦了。我们知道,建筑工人来自全国各地,他们很多背井离乡,一个人漂流在各大城市中,而家人永远是他们心中的牵挂。接下来让我们走进建筑工陈伟的故事。

  陈伟,29岁,来自四川,现担任三期工程顶管班的班长。结束早上的工作,已经中午12点,陈伟来到食堂吃午饭。

  顶管班班长陈伟:“工人是两班倒,三班倒,我的话,负责现场的东西,基本上到中午十一二点了。”

  顶管班班长陈伟:“当初我刚出社会的时候,学历也不高,别的行业也进不了,相对来说工地,没什么要求。”

  29岁的陈伟在工地里算是年纪较轻的了,别看他年轻,他入行已经有八年了。陈伟说做工地不仅仅靠体力,也有技术要求,如今做到班长这个职位,也是他多年来坚持学习的成果。

  顶管班班长陈伟:“你没有学历只能从基层一点点做,一点点学,也很不容易的,你说这一行,怎么说,你要深入的话技术也蛮高的,我们没学历只能要时间累积,靠经验累积。”

  陈伟说,顶管的工作就是通过机器在地底下钻洞,同时把管子顶出去,要实时监控地面是否沉降,管子位子是否正确。所以顶管的工作不像其他工种能放一放再做,他们要争分夺秒。八年来,,陈伟记忆最深的是有一次连续工作了72小时。

  顶管班班长陈伟:“我做过最长的72小时,没办法因为紧急情况你不处理是没办法的。”

  顶管班班长陈伟:“我们最夸张的就是站在管壁上,往上一站就能睡着,往上一靠就能睡着,站着都能睡。”

  顶管班班长陈伟:“做一行,你要么不做,不管做了哪一行,你要把它做好,后悔是不后悔,做了这一行时间长了,也喜欢做这个了。”

  陈伟说,做了这一行,他不后悔,唯一对不起的是在四川老家的老婆孩子,陪伴他们的时间线岁了,长那么大,相处的时间加起来也没有几天,因为他经常在外地跑工程,一年也就回去一两次。

  顶管班班长陈伟:“今年3月出来,老婆孩子在家里肯定想,但有的时候没办法,做这一行了根本走不开。”

  记者问他为什么不把老婆孩子接到身边,陈伟说,他一个人打工赚的前勉强养家糊口,如果在把老婆孩子带出来,这个开销就很大了。

  顶管班班长陈伟:“像我们那边来一趟,像路费啊,成本都很高的,有时候我不是太忙的情况下,他们会出来,待个一个礼拜或十来天。”

  说起老婆孩子,陈伟脸上露出笑容,陈伟说平时见面少,只能看看照片寄托思念之情。

  顶管班班长陈伟:“晚上下班的时候或者夜深的时候,翻出来看看(思念家人)。”

  像陈伟这样漂泊在外的建筑工人还有很多,他们也许出于对这份职业的热爱,也可能是出于生活所迫,他们离家千里、万里,离开了自己的家人,但他们依然能够苦中作乐,绽放笑容,为城市的建设奉献着自己的一份力量。其实,我们的生活因为他们的存在而变得越来越美好。感谢他们!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