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洲坝五公司化璞为玉

  10月19日,葛洲坝集团第五工程有限公司(简称“葛洲坝五公司”)白鹤滩水电站荒田砂石系统日产量突破5700立方米,完全满足白鹤滩水电站荒田拌和系统高峰期每月12万立方米的生产需求。

  从溪洛渡移师白鹤滩,有“石头公司”之称的葛洲坝五公司,在金沙江上打响了国内一流砂石品牌。

  作为以“石头”起家的企业,葛洲坝五公司从建设长江第一坝——葛洲坝时期的三三〇砂石分局起,就专业从事砂石骨料的开采、加工和生产,在近40年的发展中,砂石骨料生产始终是该公司的核心支柱产业之一。

  多年来,葛洲坝五公司先后承担了葛洲坝、三峡古树岭、龙滩坪砂、锦屏一级水电站印把子沟等20多项国家大型、特大型水电站混凝土砂石骨料加工系统的设计、建设与运行任务。仅在葛洲坝和三峡水利枢纽工程,就提供超过6000万立方米的砂石骨料,立下赫赫战功。

  历经市场考验,葛洲坝五公司树立了良好的口碑,打响了自己的品牌。据统计,其在砂石骨料领域取得重大科技成果12项,获得国家专利授权45项,整体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其中,高陡狭窄复杂条件下石料开采运输等技术国际领先。该公司以“砂石科学研究所”为基础组建的建设粒料绿色制备工程技术研究中心,被湖北省科技厅认定为湖北省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成为水电施工行业首个省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

  浑厚的历史底蕴、强大的施工实力、先进的技术水平,为葛洲坝五公司在砂石骨料领域的一马当先奠定了基石。2007年,该公司成功拿下溪洛渡水电站人工砂石生产系统,开启了在金沙江流域的征服之旅。随后又凭借在溪洛渡的优异表现,于2012年1月中标白鹤滩水电站荒田砂石系统工程。

  溪洛渡水电站人工砂石骨料系统实际上分为粗、细两个骨料加工系统,累计需要生产成品粗、细骨料约1400万吨。

  方案规划和建安向来是砂石系统的核心。2007年4月,葛洲坝五公司溪洛渡砂石项目部一进场,就碰上了不曾预料的难题:有六个施工单位占据了细骨料系统的关键作业部位,协调搬迁将耗费很长时间。此外,场地周围边坡陡峭、杂草丛生,水处理系统的施工场地处于需要爆破的石坡上,距离高压输电塔仅20米远。要在这样复杂危险的地貌上,用12个月时间树立58条胶带机、200多台套设备,并建造储量30万立方米的国内最大砂仓雨棚和复杂的废水处理设施,可谓困难重重。

  2007年底,百年一遇的雪灾造成工区停电停工,令本就紧迫的施工雪上加霜。时间就像奔腾的金沙江水,奔流不息,能否按期履约投产这个严峻的考验摆在项目部面前。“让压力变动力。”项目经理柳学进用朴实的语言激励员工们的斗志。为了追赶搬迁等延误的时间,参加细骨料系统施工的全体员工吃住在现场,利用每天午休时间,组成突出队,硬是从金结安装任务中,抢回了1/3的工期。

  与此同时,粗骨料系统的建安也在加班加点,夜间常能看到美丽的焊花在闪烁。2008年4月10日,两大系统粗碎车间启动投产备料;6月28日,两大系统同时联动生产,成品料开始源源不断奔向料场。

  业主笑了,监理笑了,葛洲坝五公司的建设者们心里的石头也落地了。他们用智慧和汗水提前两天兑现了合同的约定,战胜了溪洛渡水电站砂石系统设计建安这块顽石。

  2009年,为提高大坝质量,溪洛渡水电站建设部采纳金沙江质量专家组的意见,对人工骨料质量标准进行了提升,包括将粗骨料针片状含量由小于15%提升到小于10%,细骨料细度指标控制由2.6±0.2提升到2.6±0.1等。

  看似变化微小,可是在实际生产中,如何让几千吨的产品长期稳定地达到细化要求却是一个极大的考验。业主在关注,监理在关注,同行们也在关注,葛洲坝五公司在砂石料领域的含金量几何?

  时任葛洲坝五公司溪洛渡砂石项目部副经理的李学莉作为分管生产和质量的主要负责人,面对近乎“苛刻”的要求,和同事们一道迎难而上,从产品质量的源头、中间环节以及关键部位仔细观察琢磨,把每道工序影响质量波动的数据一一记录,同时采取技术措施,强化工序操作配合,形成了一套保障质量、稳定质量的“秘笈”。一年间,她指导试验人员开展生产检测959次、销售检测1081次,产品质量等各项技术指标均控制在业主细化指标范围之内。

  用事实说话,葛洲坝五公司成功捍卫了国内人工砂石领域坚若磐石的领军地位。在溪洛渡水电站砂石系统长达五年的运行供料过程中,砂石质量长期稳定在业主细化指标范围之内,业主表示:“有你们抓生产、抓质量,我们放心。”葛洲坝五公司也因此被以水利水电工程专家陆佑楣为组长的金沙江质量专家组称赞为国内一流砂石品牌。

  走进溪洛渡水电站,空气清新,环境整洁,俨然看不出这里正在热火朝天地进行着中国第二大水电站的建设。

  这幽静的环境得益于业主及参建单位高度的环保理念。根据合同规定,在砂石系统生产中,生产废水必须经处理后回收50%循环利用,排放水质需达到国家一类标准。

  当时,国内废水处理还没有形成成熟技术,许多大中型砂石生产系统虽然建设了污水处理工程,但很少能够长期稳定运行,久之就成了摆设。面对新要求,葛洲坝五公司溪洛渡砂石项目部总工程师覃尚贵与业主、监理及项目部人员一起,走云南、奔四川,深入金安桥、瀑布沟、糯扎渡等水电站砂石系统工程现场,调研学习废水处理经验。

  回来后,项目部组织技术人员集思广议、挑灯夜战,一项符合溪洛渡砂石生产水处理要求的新工艺和新技术逐渐成型。当蓝图呈报业主、监理时,他们有些吃惊和疑虑。原来业主在委托项目部设计的同时,又请日本著名专家进行了方案的设计。日方设计需投入3200万元,而项目部呈报的水处理方案投入仅需890万元,差距如此之大,让业主放心不下。覃尚贵主动邀请各方废水处理专家进行探讨,打消了业主的顾虑。在实际运行中,项目部的新工艺废水回收利用率达92.8%,出水质量达标,成为环保“亮点”。

  2010年11月12日,由权威机构组成的专家组对溪洛渡水电站砂石系统生产废水处理工艺进行验收,认为这项“分级回收预处理+单级混凝沉淀+机械脱水”的废水处理新工艺,处于国内水电工程砂石生产废水处理的超前水平,在设计、施工及运行管理上具有典型示范及扩大推广意义。该工艺还荣获2011年度中国电力科学技术成果二等奖。

  几度风雨,几度艰辛。葛洲坝五公司化璞为玉,赢得了业主、监理、同行的信赖。“你们这几年在溪洛渡所创业绩,我亲眼目睹,希望你们这支队伍参与白鹤滩水电站砂石拌和系统建设,我们欢迎你们。”原白鹤滩水电站筹备组副主任彭吉艮说。

  如今,规模宏大的白鹤滩砂石系统已高产、稳产运行,葛洲坝五公司这支默默奉献的“石头队伍”,一举实现了他们“干好溪洛渡,进军白鹤滩”的梦想,在金沙江上续写新的辉煌。

  10月19日,葛洲坝集团第五工程有限公司(简称“葛洲坝五公司”)白鹤滩水电站荒田砂石系统日产量突破5700立方米,完全满足白鹤滩水电站荒田拌和系统高峰期每月12万立方米的生产需求。

  从溪洛渡移师白鹤滩,有“石头公司”之称的葛洲坝五公司,在金沙江上打响了国内一流砂石品牌。

  作为以“石头”起家的企业,葛洲坝五公司从建设长江第一坝——葛洲坝时期的三三〇砂石分局起,就专业从事砂石骨料的开采、加工和生产,在近40年的发展中,砂石骨料生产始终是该公司的核心支柱产业之一。

  多年来,葛洲坝五公司先后承担了葛洲坝、三峡古树岭、龙滩坪砂、锦屏一级水电站印把子沟等20多项国家大型、特大型水电站混凝土砂石骨料加工系统的设计、建设与运行任务。仅在葛洲坝和三峡水利枢纽工程,就提供超过6000万立方米的砂石骨料,立下赫赫战功。

  历经市场考验,葛洲坝五公司树立了良好的口碑,打响了自己的品牌。据统计,其在砂石骨料领域取得重大科技成果12项,获得国家专利授权45项,整体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其中,高陡狭窄复杂条件下石料开采运输等技术国际领先。该公司以“砂石科学研究所”为基础组建的建设粒料绿色制备工程技术研究中心,被湖北省科技厅认定为湖北省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成为水电施工行业首个省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

  浑厚的历史底蕴、强大的施工实力、先进的技术水平,为葛洲坝五公司在砂石骨料领域的一马当先奠定了基石。2007年,该公司成功拿下溪洛渡水电站人工砂石生产系统,开启了在金沙江流域的征服之旅。随后又凭借在溪洛渡的优异表现,于2012年1月中标白鹤滩水电站荒田砂石系统工程。

  溪洛渡水电站人工砂石骨料系统实际上分为粗、细两个骨料加工系统,累计需要生产成品粗、细骨料约1400万吨。

  方案规划和建安向来是砂石系统的核心。2007年4月,葛洲坝五公司溪洛渡砂石项目部一进场,就碰上了不曾预料的难题:有六个施工单位占据了细骨料系统的关键作业部位,协调搬迁将耗费很长时间。此外,场地周围边坡陡峭、杂草丛生,水处理系统的施工场地处于需要爆破的石坡上,距离高压输电塔仅20米远。要在这样复杂危险的地貌上,用12个月时间树立58条胶带机、200多台套设备,并建造储量30万立方米的国内最大砂仓雨棚和复杂的废水处理设施,可谓困难重重。

  2007年底,百年一遇的雪灾造成工区停电停工,令本就紧迫的施工雪上加霜。时间就像奔腾的金沙江水,奔流不息,能否按期履约投产这个严峻的考验摆在项目部面前。“让压力变动力。”项目经理柳学进用朴实的语言激励员工们的斗志。为了追赶搬迁等延误的时间,参加细骨料系统施工的全体员工吃住在现场,利用每天午休时间,组成突出队,硬是从金结安装任务中,抢回了1/3的工期。

  与此同时,粗骨料系统的建安也在加班加点,夜间常能看到美丽的焊花在闪烁。2008年4月10日,两大系统粗碎车间启动投产备料;6月28日,两大系统同时联动生产,成品料开始源源不断奔向料场。

  业主笑了,监理笑了,葛洲坝五公司的建设者们心里的石头也落地了。他们用智慧和汗水提前两天兑现了合同的约定,战胜了溪洛渡水电站砂石系统设计建安这块顽石。

  2009年,为提高大坝质量,溪洛渡水电站建设部采纳金沙江质量专家组的意见,对人工骨料质量标准进行了提升,包括将粗骨料针片状含量由小于15%提升到小于10%,细骨料细度指标控制由2.6±0.2提升到2.6±0.1等。

  看似变化微小,可是在实际生产中,如何让几千吨的产品长期稳定地达到细化要求却是一个极大的考验。业主在关注,监理在关注,同行们也在关注,葛洲坝五公司在砂石料领域的含金量几何?

  时任葛洲坝五公司溪洛渡砂石项目部副经理的李学莉作为分管生产和质量的主要负责人,面对近乎“苛刻”的要求,和同事们一道迎难而上,从产品质量的源头、中间环节以及关键部位仔细观察琢磨,把每道工序影响质量波动的数据一一记录,同时采取技术措施,强化工序操作配合,形成了一套保障质量、稳定质量的“秘笈”。一年间,她指导试验人员开展生产检测959次、销售检测1081次,产品质量等各项技术指标均控制在业主细化指标范围之内。

  用事实说话,葛洲坝五公司成功捍卫了国内人工砂石领域坚若磐石的领军地位。在溪洛渡水电站砂石系统长达五年的运行供料过程中,砂石质量长期稳定在业主细化指标范围之内,业主表示:“有你们抓生产、抓质量,我们放心。”葛洲坝五公司也因此被以水利水电工程专家陆佑楣为组长的金沙江质量专家组称赞为国内一流砂石品牌。

  走进溪洛渡水电站,空气清新,环境整洁,俨然看不出这里正在热火朝天地进行着中国第二大水电站的建设。

  这幽静的环境得益于业主及参建单位高度的环保理念。根据合同规定,在砂石系统生产中,生产废水必须经处理后回收50%循环利用,排放水质需达到国家一类标准。

  当时,国内废水处理还没有形成成熟技术,许多大中型砂石生产系统虽然建设了污水处理工程,但很少能够长期稳定运行,久之就成了摆设。面对新要求,葛洲坝五公司溪洛渡砂石项目部总工程师覃尚贵与业主、监理及项目部人员一起,走云南、奔四川,深入金安桥、瀑布沟、糯扎渡等水电站砂石系统工程现场,调研学习废水处理经验。

  回来后,项目部组织技术人员集思广议、挑灯夜战,一项符合溪洛渡砂石生产水处理要求的新工艺和新技术逐渐成型。当蓝图呈报业主、监理时,他们有些吃惊和疑虑。原来业主在委托项目部设计的同时,又请日本著名专家进行了方案的设计。日方设计需投入3200万元,而项目部呈报的水处理方案投入仅需890万元,差距如此之大,让业主放心不下。覃尚贵主动邀请各方废水处理专家进行探讨,打消了业主的顾虑。在实际运行中,项目部的新工艺废水回收利用率达92.8%,出水质量达标,成为环保“亮点”。

  2010年11月12日,由权威机构组成的专家组对溪洛渡水电站砂石系统生产废水处理工艺进行验收,认为这项“分级回收预处理+单级混凝沉淀+机械脱水”的废水处理新工艺,处于国内水电工程砂石生产废水处理的超前水平,在设计、施工及运行管理上具有典型示范及扩大推广意义。该工艺还荣获2011年度中国电力科学技术成果二等奖。

  几度风雨,几度艰辛。葛洲坝五公司化璞为玉,赢得了业主、监理、同行的信赖。“你们这几年在溪洛渡所创业绩,我亲眼目睹,希望你们这支队伍参与白鹤滩水电站砂石拌和系统建设,我们欢迎你们。”原白鹤滩水电站筹备组副主任彭吉艮说。

  如今,规模宏大的白鹤滩砂石系统已高产、稳产运行,葛洲坝五公司这支默默奉献的“石头队伍”,一举实现了他们“干好溪洛渡,进军白鹤滩”的梦想,在金沙江上续写新的辉煌。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