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水西庄的设计者参加过北京圆明园的设计和

  天津红桥区计划复建清代三大私家园林之一的水西庄,选址预计在西沽公园及西于庄地区。著名红学家周汝昌先生认为,天津水西庄是《红楼梦》大观园的原型之一,曹雪芹曾在家族遭难后到水西庄避难。

  这是一个在学术界至今仍存争议的话题,曾有学者提出南京“随园”说、北京“恭王府”说等众多说法――但随着研究的深入,学术界越来越多地发现,水西庄的确和大观园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的确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想不信都难。”水西庄研究会的韩吉辰秘书长说,单就景致而言,水西庄中大量的景致名称都和《红楼梦》大观园有异曲同工之妙:大观园中有一处“藕香榭”,史湘云在此开海棠社、设螃蟹宴。水西庄也同样有一处轩馆名为“藕香榭”。

  此外,水西庄有“秋白斋”,大观园有探春居住的“秋爽斋”;水西庄有“揽翠轩”,大观园有妙玉居住的“拢翠庵”;水西庄有“湘中阁”,大观园有黛玉居住的潇湘馆……

  多年来,普遍为红学界所接受的说法是,大观园应是由一所或几所清初园林作为原型,经艺术加工而成。这个原型应具备四个特点:一是规模宏大,“三里半大”的面积;二是以水面取胜、集景式的单身宿舍型;三是要与皇帝皇后巡幸等活动有关联;四是这座私家园林必须有使曹雪芹熟悉和体验的机会。

  大观园的面积与水西庄极其相似。《红楼梦》记载,大观园有百余亩,而当时清朝的私家园林超过百亩的极其罕见。水西庄的面积恰恰就是一百余亩,查为仁《抱瓮集·水西庄》中曾言:“天津城西五里,有地一区,广可百亩,三面环抱大河……因购为小园。”

  同时,大观园和水西庄都是集观赏园林和居住区于一身,没有明显界限。清代北京诸多王府,住人的宅院和后花园严格分开。而大观园既是一处观赏园林,又是公子、小姐的居住场所,这与当时水西庄的布局完全一样,都拥有广阔水面、江南特产“红菱”和大片竹林。

  至于与皇家的联系,水西庄更是独占优势。大观园中曾提到过“元妃省亲”,而“元妃省亲”的艺术原型是乾隆的皇后孝贤,她于乾隆十二年冬末,随皇帝东巡时到过运河边的水西庄。

  据悉,曹家当时与查家(查家分为南查和北查)都曾显赫一时且交往甚密但在雍正初年均遭横祸,曹家和浙江查家相继被抄,年幼的曹雪芹随家人赴京。

  当时吉凶难测,家人将曹雪芹托付给尚未受到牵连的水西庄查家,因而拥有繁华胜境的水西庄,极有可能给曹雪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近年来,韩吉辰又在研究中发现:查为仁挚友胡睿烈曾客居水西庄,他写过一首名为《坐揽翠轩闻早莺》的诗――“蓟北莺声少,朝来乍一聆。红楼春未启,越客梦初醒。”“红楼”、“梦”三个字惊现其中,而曹雪芹比查为仁小20多岁,极有可能看到过这首诗。

  红学家周汝昌先生闻讯,称其为“新发现”。《红楼梦》之名如源于此诗,又将是红学研究一大突破。

  据了解,复建的水西庄项目地处北运河与子牙河两河环抱之间,作为本市“十一五”期间重点开发的十大旅游景区之一,水西庄复建项目将以历史考证的水西庄为原型,打造成具有浓郁特色的古典园林,形成兼备清代天津风情和现代旅游功能的商业群落。

  据学者调查,水西庄的面积为159.145亩,在造园艺术上追求天然情趣,从总体构思、景点取名到植物栽植均有匠心,留下了很多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此次建议复建水西庄,就是为了继承和彰显天津清代以来的重要文脉。

  在天津历史博物馆中,珍藏着“秋庄夜雨读书图”和“水西庄修楔图”两幅画。其中著名画家朱岷绘制的“秋庄夜雨读书图”,绘出了这座二百多年前古园林的奇姿风韵,真实再现了水西庄的面貌。从画作上看,整座园林的感觉犹如小颐和园一般,亭台楼阁、山水相依,据说水西庄的设计者参加过北京圆明园的设计和建造。

  天津水西庄文化研究会的韩吉辰秘书长介绍,水西庄有好多景点和《红楼梦》大观园的景点名字相同或有相似之处。水西庄原址位于天津城西的南运河畔,始建于雍正元年,是天津长芦盐商查日乾与其子辈查为仁、查为义等建造的私家园林,在天津园林史上占据重要位置,清人袁枚在《随园诗话》中,将天津水西庄、扬州小玲珑山馆、杭州小山堂并称为清代三大私家园林。乾隆皇帝曾先后四次下榻于此,并赐名“芥园”。

  光绪末年水西庄被军警占据,花木遭践踏,大部分遗物被毁。1912年在水西庄建造了自来水公司,水西庄从此不复存在。

  “水西庄当年的繁荣,我们后人无法想象。”坐在自己陈设简朴的家中,年逾六旬的金兆新望着母亲年轻时的照片喃喃自语——泛黄的老照片中,身着旗袍、脚穿绣花鞋的女子手握丝扇,坐在台阶上,朝远处微笑着,一丛绿叶伸入镜头一角,更平添几分情趣。

  照片中的女子就是查家后裔,大侠金庸的堂姐、昔日京城著名的“查五小姐”查良英,“那园子我辈无缘一见啊。”这是老人1994年因病辞世前叨念的话。

  在金先生记忆中,母亲最为珍爱的就是这张照片——照片中的园子是查家宅院,照片只能取其一角。

  查家宅院坐落于北京南五老胡同,院子套园子,园子里又有院子,大大小小几十座,最小的一处院落也有一两百平方米,戏台、溜冰场、游泳池一应俱全,每个少爷小姐都有三五个下人伺候,出来进去吆三喝四,要多排场有多排场。

  只不过这样的生活在1940年代随着家道中落戛然而止,一大家子相继搬出祖宅。

  小时候,金先生牵着母亲衣角说,“妈妈,你家可真有钱啊!”母亲总会若有所思地回答,“你不知道啥叫有钱啊,你哪见过有钱人家,这宅院赶不上水西庄一角,我们过的日子是富裕,也不及水西庄几分。”

  天津:打造民营企业融资基地 破解融资路径选择2007-03-26 09:42:01

  三大区域勾勒城市名片 天津南京路面向全球招商2007-03-23 14:33:21

  2007-03-15 13:43:17皮黔生:柜台交易将使天津成为北方金融中心

  2007-03-14 11:29:55天津物流市场存巨大潜力 跻身中国五大物流中心

  2007-03-12 11:47:26天津委员:发挥天津在环渤海区域的金融作用

  2007-03-12 11:42:36长相厮守却无情无缘 天津急为一对长臂猿寻伴侣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